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新聞資訊 >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

全國碳交易體係啟動 1700多家電力企業率先納入

2017-12-21 09:28:53 AM

       經過多年的地方試點,12月19日,全國碳交易體係終於啟動,雖然隻針對電力行業,而非全麵鋪開,但是這個規模已經超過其他任何一個國家的碳市場總體規模,成為全球第一大碳交易體係。這個市場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麽?對發電企業有什麽影響?對中國減排行動的意義何在?本專題通過兩篇報道進行分析。

導讀

       石化、化工、建材、鋼鐵、有色、造紙、電力、航空等重點排放行業正開展2016、2017年度碳排放數據報告與核查及排放監測計劃製定有關工作。國家發改委氣候司司長李高表示,將來納入碳市場的門檻可能還要進一步降低,更多企業將被納入。

12月19日,國家發改委宣布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係啟動。

       在當天發改委新聞發布會上,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勇表示:“經國務院同意,國家發改委印發了《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(發電行業)》(下稱《方案》),這標誌著我國碳排放交易體係完成了總體設計,並正式啟動。”

       《方案》將碳市場定位為控製溫室氣體排放政策工具,明確了碳市場建設要遵循穩中求進的工作要求,以發電行業為突破口,率先啟動全國碳排放交易體係,分“三步走”穩步推行碳市場建設。

據悉,發電行業納入企業將超1700家,覆蓋30多億噸碳排放總量,超過其他任何一個國家的碳市場總體規模。

       國家發改委氣候司司長李高表示,將來納入碳市場的門檻可能還要進一步降低,更多企業將被納入。

2.6億噸碳排放門檻

國家碳市場建設的總體設計方案終於出爐。

       據張勇介紹,《方案》共有八章二十三條,要求穩步推進全國的統一碳市場,為我國有效控製和減少碳排放,推動綠色低碳發展作出新貢獻。

       全國碳市場建設有三個主要製度,碳排放監測、報告、核查製度,重點排放單位的配額管理製度,和市場交易的相關製度,同時還有碳排放的數據報送係統、碳排放權注冊登記係統、碳排放權交易係統和結算係統。

       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,國家發改委本月初下發通知組織開展2016、2017年度碳排放數據報告與核查及排放監測計劃製定有關工作,對象為石化、化工、建材、鋼鐵、有色、造紙、電力、航空等重點排放行業,2013至2017年任一年溫室氣體排放量達2.6萬噸二氧化碳當量(綜合能源消費量約1萬噸標準煤)及以上的企業或者其他經濟組織。其中,電力企業包括溫室氣體排放符合上述條件的自備電廠(不限以上行業)。

       這一門檻同時也是全國碳市場納入企業的門檻,也就是說,除了電力企業,其他7個行業也要開展溫室氣體曆史數據相關工作。

       對此,能源基金會中國低碳轉型項目主任劉爽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:“政策製定者由此可以收集到公司層麵的碳排放數據,這些數據將會是製定和完善其他許多碳相關政策的基礎。”

       據國家發改委氣候司副司長蔣兆理介紹,全國碳市場的配額分配以基準線法和曆史強度下降法為準。基準線法和曆史強度法都要求,凡是在基準線以上的企業,可以增加生產,生產得越多獲得的配額就越多,就可以通過碳市場獲取更多的利益。

       2011年以來,發改委在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重慶、廣東、湖北、深圳七個省市開展了碳交易試點。發改委氣候司司長李高表示,從2013年開始交易到2017年11月,7家試點累計配額成交量超過了2億噸二氧化碳當量,成交額超過了46億元。隨著方案發布,試點工作重點應轉向推動建設全國統一碳市場。不過過渡需要時間,試點還將持續運行一段時間。

       “全國統一的碳市場已經確定覆蓋的行業當中,符合全國碳市場納入條件的企業,應當納入全國碳市場進行統一管理,不再參加地方的區域的碳市場的活動。”李高說。

       在係統建設上,湖北省和上海市分別牽頭承建注冊登記係統工作和交易係統工作,北京、天津、重慶、廣東、江蘇、福建和深圳市共同參與係統建設和運營。

       張勇表示,下一步將全麵落實好方案提出的各項要求,加快碳市場管理製度建設,抓緊開展2016、2017年曆史數據報送、核算與核查工作,有序推進配額分配,加快推進碳市場基礎設施建設,並強化自身能力建設。

       劉爽還建議,監管部門需盡快確立追蹤機製,仔細監管交易體係的進展,及時收集數據與信息,為下一階段的調整完善設計提供必要信息。

初期配額分配不緊

       “發電行業具條件,數據完整,同時碳排放的規模占比也比較大。”張勇解釋電力行業先行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李高表示:“發電行業的數據基礎比較好,產品相對比較單一,主要是熱、電兩類,數據計量設備比較完備,管理比較規範。這些因素使得AG亞遊隻為非同凡享比較容易進行核查核實,配額分配也比較簡便易行。”

在一個完整的履約期,企業先獲得地方政府依據中央政府製定的配額分配方法發放的配額,自行對排放數據進行檢測和報告。在第三方核查機構核查企業碳排放數據、主管部門明確控排企業履約和監督機製後,企業依據實際排放足額繳清配額,未履約將受到處罰。

       除了政府分配的碳配額,試點地區還允許企業使用CCER(核證自願減排量)用於配額履約,產生CCER的項目主要包括風電、光伏、水電、生物質發電等,這也成為新能源行業與碳市場的關聯點。不過今年3月14日國家發改委下發通知暫停CCER項目申請。

       對此,蔣兆理回應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問時表示:“CCER是一種非常重要的補充機製,實際體現了高碳能源補貼低碳能源,高排放補償低排放甚至零排放的原則。”總體方案已明確,未來隨著碳市場的逐步完善,CCER也將逐步被納入碳市場,發揮它應有的作用。

       蔣兆理認為,碳市場將對企業內部管理、經營決策、投資等產生影響,比如處於基準線以下的企業,必須要加大投資力度,改善經營管理,使單位產品的碳排放達一定的標準,才能在未來的市場競爭當中占據有利的地位。

       蔣兆理表示碳市場初期碳配額分配量不會特別緊。對此,分析人士指出,這意味著初期碳價不高,企業不必太過擔心碳排放成本。

       而具體到電力行業,劉爽表示,要突破現有電力價格監管,將反映了碳外部成本的電力價格通過電改後順利傳導到最終用戶,以實現利用市場手段促進行業減排的設計初衷。

       對於投資者、金融市場關注的碳金融,李高表示,支持在碳市場平穩運行的基礎上,開展適度的金融創新。碳金融的發展也要服務於控製溫室氣體排放的政策目標。

劉爽也表示,初期應當理順站穩碳市場的製度框架和政策體係,冒然用金融工具提高流動性是本末倒置的。